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民工20《为开销吵嘴与找厂租房》

民工20《为开销吵嘴与找厂租房》

民工20《为开销吵嘴与找厂租房》

刘晓民

本文节选自《民工》第四部第二章:

阿民来时,从家里租摩托车到镇上用去5元,从镇上搭公交车到军山铺镇用去3元,从军山铺镇搭车到江门汽车旧总站用去140元,打公用电话用去2.5元,打的到杜远镇南芦村信用社用去30元,购手机号码卡充话费用去110元,去皮革厂应聘总共花费65元,去刘伟处找事做租王郜摩托车用去20元,入五金厂前的生活费是75元,入厂前照像复印身份证用去18元,入厂后吃早餐用去48元,入厂后买饼干用去16元,买八包方便面用去8元,毯子18元,枕头7元,卫生纸11.5元,洗衣粉4元,蚊香7元,蚊帐17元,胶桶7元,肥皂3.5元,塑料拖鞋4元,袖套四双8元,漱口喝水缸子5元,饭盆5元,勺子1元,治皮肤病的药膏7元,入厂后外出搭公交车车费17元,做围布共用去6元。
塑料席子与衣架是捡的。皮鞋,球鞋,剃须刀具,牙膏,牙刷,毛巾是从家里带来的。
这二个月总共用去668.5元。带的钱共是710元,此时身上只剩41.5元了。
电话费不多了,好在现在可以不打电话了。
头发有点长,天又热,总觉得戴顶帽子在头上似的,但还是想深一些再理。
现在用的是饭盆,阿民想买个塑料饭盒,饭盒有盖,比没盖的饭盆放在食堂里要卫生些,饭盆专门用来盛汤喝。但直到现在,虽然塑料饭盒的价格是8元都问到了,阿民还是没花费8元钱去购。
以上的开销中,就只入厂前的电话费觉得用多了点,但就是包括电话费在内,所有的花费都可以说是没乱用一分钱,阿民也就安心。
又想隔壁寝室里的阿贵一天要抽半包烟,虽说是抽的便宜的,但一天也要一块多,又好酒,晚上不加班下午吃饭时就到厂门口的小店里买酒喝,仅这二项每月就比自己多着几十元开销。自己幸而不抽烟,酒虽喝,但不嗜酒,有吃的则吃,没酒喝也不买。
隔壁是间小寝室,就住着阿贵二口子。早上这二口子吵了一架,此时又在吵。吵架的原因是因生活费的事。阿贵二口子的工资是归阿贵掌管,但阿贵妻的工资只能由阿贵妻领,有时领了就没给阿贵。现在阿贵妻向阿贵要生活费120元,阿贵因她妻子上个月的工资未给他,吵骂他妻子,责她不该往她娘家寄钱。
吵了一会,忽听得打起架来,打了将近二分钟,阿民坐不住了,便起身,此时三个室友里有一个也已起身。二人出房,见与阿贵同一个车间的一个男职工和二个女职工走进阿贵寝室劝架。阿贵道:“厂里有饭吃,就早餐要三十块钱,其余一天就是二块钱零用,总共也就九十块,一个月最多一百块钱,其它的钱到那去了?”阿贵妻道:“牙膏、洗衣粉分开,你自己买你自己的牙膏洗衣粉去,衣还给你浸着,你自己去洗!”阿贵又用拳猛击他妻子,里面那男职工忙将他推开。阿民进去,与那男职工将阿贵拉出来。
阿贵对阿民道:“屋还没修,我又有病,崽在读高中,她上个月还买衣!上个月的工资一分钱没看见她的,现在又要生活费,”与阿贵同一个车间的那男职工拉着阿贵的右胳膊,说道:“上班去上班去。”将他拉走了。
阿贵寝室里,阿贵妻对那二个女职工道:“只有疯狗想咬就咬,也是前世结了怨,变畜牲也不会与他结怨了,上次被他打了的地方一星期了还辣得痛,他也是打顺了手,打出经验来了……”
阿民看手机,已到1325分,便去上班。又寻思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工资太少了,除掉开销没啥剩余,得另外找工资高的厂子。
阿民觉得自己没能力修房子也不打算修房子。幸亏并不亏帐,还存了几千。但那是预备孩子读高中的学费钱。如果这几年不增加存款,孩子读完高中就没钱了,而手头没余钱可不行。
决定去找工资高的厂子就请假去找工资高的厂子。
首先找到的一家招工的厂子,是一家做活页的厂子。阿民试做的事是给活页上的孔加工,也就是将孔加工出斜面来。活页上的孔如果没斜面,锣丝钉安上去,锣丝钉的锣帽就会凸出来,而将孔加工出斜面来后,再将锣丝钉安上去,锣帽与活页就是平的了。活页上共有八个孔,每加工一个孔是二厘五,也就是加工一块活页为二分钱。阿民已干了一个多月的冲压,现在已知道加工一个孔的单价,自己又试着加工了几十块活页,对比在冲压机上加工产品的速度与单价,不用去计算自己一天能加工多少块活页,就知道自己加工活页一天能挣多少钱。但阿民还是问一个加工活页孔的工人,八小时能加工多少块活页。这个工人说一般是千五到千八,有时也能达到二千。阿民又问了另二道工序的单价,便再没试做了。
从做活页的厂子出来后,阿民又找到一家招工的塑料厂,一家招工的食品厂,五家招工的五金厂,但工资都低。
第二天没找到工资高的厂子。
阿民在决定找厂后,将找厂的事发了短信给在江门的七个老乡。第三天正要出去找厂,与阿民同村的秋哥打电话来,说他们厂里昨天二个冲压工与主管吵了架,都递交了辞工书,不上班了,就等着拿到工资后走人,今天厂里写了招工启事贴在厂门口,上面写有熟手冲压工工资可达二千。
阿民听得熟手冲压工工资可达二千,很是心动,因为自己正好是冲压工,且又干过二个月,连忙问这家厂子的详细情况。秋哥说这家五金厂场地近百亩,有员工一百多人。
与秋哥通完电话后,阿民按秋哥说的乘车路线直接找到这家大五金厂。到门卫室前,阿民笑咪咪地递烟给守门的二个小伙,说自己是来应聘冲压工的。一个小伙要阿民等一下,另一个小伙替阿民去喊人事主管。稍后喊人事主管的小伙回来,指着一栋楼房要阿民去第二层第一间。
阿民到二楼的第一间房内,见着人事主管。人事主管是个女的,胖子,五十多岁,戴着眼镜。人事主管问阿民干过冲压没有。阿民说干过五年多,现在是在XX五金厂,在这家厂里已做了一年多了。人事主管又问你们厂里做些什么。阿民说去年主要是做花洒、垃圾桶、冰桶、吊扇钩……去年的还没说完,人事主管打断阿民的话,问你在你那厂里能拿多少钱一月。阿民说一般是千五,有时一月也有千八,反正是多劳多得。人事主管问那你为什么不在那厂里做了。阿民说今年厂里的事比去年要少得多,工资也就低了,有时才千一二。人事主管便拿出张个人简历来,要阿民填。阿民填好简历后,问她什么时候来上班。人事主管看了一遍简历,说明天可来办手续。
阿民问人事主管厂里是否提供热水。人事主管说要办热水卡。阿民问办热水卡多少钱。人事主管说50元,从工资里扣,但离厂时热水卡可以退还,热水卡在每月的1~3日可充值70元,但那只是个数,防止浪费热水,并不收钱,也就是说热水卡与热水都是免费的。阿民又问食宿情况,得知住宿比原来的五金厂要便宜,一个月只十五元,伙食费的价格相同,也是二元钱一餐。
阿民回到原来的五金厂,到门卫处拿了辞工申请表,填好后,交与王主管,说辞工。因厂里的事少,王主管与老板同意阿民现在就走。阿民第一个月(七月份)的工资要到几天后才有,也就是要到九月月初才发,而八月份的工资则要到十月月初。现在辞工,八月份的工资能提前到九月下旬,所以辞工手续办清也要到九月下旬。
光灿听得阿民说在大五金厂熟手职工的工资可达二千,很是动心,只想立时过来,但现在提交辞职申请表,也要一个月后才能走人,只得延迟一个月过来。
阿亮得知在大五金厂熟手冲压工工资可达二千,下午便请假,按阿民说的乘车路线找到大五金厂。阿亮去时,又有七个人应聘了,但都是生手,结果大五金厂就招了阿亮。阿亮回到原来的五金厂辞工,但这时张仁已辞工离了厂,又批了阿民离厂,他若再走,厂里的熟手冲压工就会只剩老冲压工与中年妇女二个,王主管虽批了他离厂,但要他再帮着做一段时间。
阿民现在到大五金厂去上班,便打电话给妻子,要她将田土交给父母,来广东打工,能在大五金厂上班当然最好,若不能,则在自己前天访到那家活页厂上班。在活页厂上班工资虽不高,但阿民觉得那活儿还算不累。万一活页厂招工招满了,则在自己原来上班的五金厂里上班。
阿民觉得,在活页厂或原来的五金厂里上班,工资虽低,但一月总能存几百元,一年就能存几千,这比在家里要强得多。在家里虽生活好些但赚不到钱,而上班又比干农活要干净些,若是在活页厂上班,体力上还舒服些。有了工作,生活上的开销也就不用发愁,而一旦寻到了工资高的厂子,还可象自己这样跳槽。
现在妻子来打工,阿民决定租房子。而租房子,就只能向成婆借钱了。
阿民找到一处出租房,问知押金是100元,房租是120元一月,水费是2.5元钱一吨,电费是1元钱一度,卫生费一月2元,有线不用也就不用出钱。向成婆借了五百元,租了一间,交了220元(押金100元,房租120元)与房东。
民工们在外面吃,吃得要好些,但在外面吃终究费钱,于是租了房子的大多都是自己做饭。阿民也不例外,也决定自己做饭吃,这就得购厨房里用的东西了。
厨房里要用的必须品购齐之后,还得购菜米油盐,购了菜米油盐之后,阿民还想买把拖把。到一家超市里问拖把的价格,好的要9元便宜的要5元一把,阿民非常吃惊,不知超市里卖东西的有没有搞错,反正是决定不买了,不再问了。牙刷从厂里带到租房里时弄脏了,决定做鞋刷用,这就得另买一把牙刷,但超市里最低的也要二块钱一把,阿民不好意思讲价到一块或一块五,也就花二块钱买了一把。
租房里没凳

TOP

租房里没凳子,还想花5元买个小塑料凳;还想花16元买只开水瓶,花5元买只热水器,将热水器放入开水瓶里烧开水,以免喝自来水;还想……但借的钱已所剩无几,也就不想了。
第二个月(8月份)过完,阿民估算在原来的五金厂的工资有九百多元,估计扣除伙食住宿费,还能拿到八百多。此时借的钱又快没有了,阿民心里也就不踏实,寻思着不能这样用钱,还应该节省一点。
过了二天,阿亮打电话来,说厂里发工资。阿民请假赶回原来的五金厂,拿到了7月份的工资。
阿民是(09年)7月3号入厂,7月份的工资是八百多元,扣除厂里的伙食费住宿费水电费,拿了620元(620.04元)。这是阿民打工的第一个月的收入,从此以后,阿民会牢记这个数字,一直记到自己临死的那天为止。

2011年12月6日
作者简介:本人诚实,2002年年底、2008年3月31日、2008年6月18日三次寄稿中央,有关这三次寄稿而提及的人名、单位、事件,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处虚假,则读者可当作这些全是假的。2002年年底是用寄信的方式,寄信与王蒙、阿成、光明日报报社社长、新华每日电讯日报报社社长、中国作协主席、社科文研究所长、湖南省作协主席、苏童、肖克凡、林希等人,由他们将信转寄中央,将农负、官腐、社会秩序差等情况反映给中央[中央后来治理了社会秩序(应是在湖南省的范围内)、免除了农业税、对农民实行补助,并实行了医疗保险等等]。2008年3月31日是寄《成长》与《当代》杂志社社长、主编潘凯雄、副主编洪清波等人(主管《当代》杂志社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此稿于4月上旬到中央手里。中央在4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反腐(在这种情况下,一大批“裸体干部”浮出水面。“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经济犯罪、商业贿赂和职务犯罪的案件55959件,同比上升11.66%;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犯罪案件33546件41179人,查办涉嫌犯罪的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2687人,其中厅局级181人、省部级4人,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1200名。”2009年统计出的这庞大的数字说明了反腐的成绩,同时也完全证明了我在《成长》第五部第3章、第5章中说的贪污腐败已经泛滥成灾。2008年刑事案件审结数为768130件)。本人为民为国,中央领导集众人之智确定再发布出来的政策、采取的措施、法学家们制定的法律,我寻出错误的与不妥当的,共一百二十余条。其中五十余条罗列在《成长》免费稿11,四十余条融入《成长》其它部分,其余的从《<成长>续》的附录(6月18日寄出去,约6月下旬到中央手里)以及其它短篇中指出来。本人倡导言论自              由,在网上发表《写给中央委员……的公开信》。本人务实,97年国家省市公布人均纯收入为二千多,并被许多报刊刊发转载十年,我在《成长》第二部中,以农民的人均用电量(那几年我在村里当村电工),推翻这个几千个拿工资的统计出来的数字。本人关心社会,十几年来一直是耗费着自己的低微收入,做一个人大代表该做的事。本人开书店力图文学繁荣,支撑一个不赢利的书店近十年,书店倒闭后又在网上发表《狂人日记》续、三次寄稿中央、初涉网络、言与法、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成长》的传播、无病呻吟、网络封杀、反差……

TOP

拜读佳作,通过小小的家庭流水账,把一个奔波他乡的民工苦难,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是一种无奈的书写方式,面对这样的无奈,面对民工兄弟们的困难,我们的政府是不是该做的更好。妄评勿怪,学习问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