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784|回复: 15

[边缘心情] 一些人,一些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8 2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些人,一些情


◇侯鸟


  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容下所有繁碎的疼痛?——题记

 
  今年的春天一直被冷空气压抑着,迟迟未能迈脚走出大门。我的思绪如这个季节一样,在脑海里不安地冲撞着,却始终未能突破那层层包裹在指尖上的冰冷,直到,今年的第一个春雷和着雨丝在天空打响,僵硬的手指才有了些微知觉,开始了这个季节的第一个呼吸。
  
  
【一:M】

  M,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还原真我,那个安静,不会拘谨的我。
  可是,M,每次想到你,首先感觉到的,定然是疼痛。
  所有有你进入的梦中,你都是眉头紧皱、紧张兮兮的样子。你说,没钱了,怎么办?然后,你便开始弯腰,再弯腰。
  M,这个卑微的动作,始终以一种霸道的姿态侵占我的脑海。以致每次想你,便是被这个霸道的卑微刺痛心房。

  很遗憾,这个有我回去的清明,没能亲手整理你的庭院。这个清明,我流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汗水,衣服、毛发,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却没有一滴汗水为你而流。
  你的庭院,很安详。淡红色的泥土像你一样沉默。

  我想,你应该看到我的安静,还有我不经意就天马行空的样子。M,这些,可会让你眸子的颜色更深沉些?
  我看不到我眸子的颜色,我只是知道,我的心在一直下沉,下沉,沉得急速,却无边无际。
  其实,我不想给你倒酒。知道你不会喝酒,我怕你喝了会吐。可是,我还是倒了,因为我想,M,也许你也该醉上一回了。

  M,你看到他手上的戒指了吗?那个没有任何形式便戴上的戒指,不知道是真金还是白银,似乎,中间镶有一颗永恒,如果我没有眼花的话。
  M,或许我倒的那些酒并不够你到达醉的程度,你想真正的醉一回,不知道是在未来的哪个日子。可是,M,我早就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昏迷不醒。


【二:二姐】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将你安排在第二。明明几年前(忘了确切时间,许多东西被刻意或者是真的遗忘掉了),我对自己说过再也不会关注有关你的任何讯息。可每次上来,我都不忘查看你的动态,想知道你能够把自己隐藏到哪一天。

  去年,上了久未登录的51,终于收到你的留言。心在狠狠的颤动之下,我没有任何预兆地关掉了窗口。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预兆,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竟是如此之大,以致关掉窗口后我有过瞬间的后悔,但却再也没有返看过。
  这几年里,我领略到一种新异的感觉:从希望到失望,从盼望到冷淡,甚至,带着些许的恨。
  二姐,二姐,你果真是一只道行高深的妖精。

  曾经对自己也对你说过,我能够理解你的做法,亦支持你的任何选择。可,二姐,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心胸,没有想像中开阔。我无法平静地看待,我所有对你的关心投出去后便没入无边无际的空气里,连回声都不曾有过。
  到底,我是少了一种执着,一种坦然的,无怨无悔的执着。

  你将签名更改成:明明只有1G的脑袋,却装了2G的烦恼。
  二姐,但愿这是最后一次我的文章里出现你,许多东西,既然遗忘了,便一直遗忘下去吧。诚挚地祝福你,希望你能找到一个超级黑客,将你的烦恼通通删除。


【三:傻瓜】

  我们的约定,你最先实现。
  你从千里之外来到我身边,暖暖的小手握起我满手的冰凉,细细地揉搓,淡淡的笑容像从前一样安恬。
  我惊喜万分,凝望着你再也移不开眼睛,仿佛那一刻,你便成了我的全部。
  隔壁煮早餐的声音乒乓响起,我才醒悟原来是一场美梦。

  傻瓜,遥想当年,我们约定毕业后一起工作,一起成家,如果有了孩子,一男一女,正好定个娃娃亲。可是后来,我们工作不在同一城市,再后来,你回了家乡,后来的后来,你嫁为人妇。而我,拒绝所有同行人,怀抱一筐思绪,在人生道路上躇躇独行。

  你不止一次说:笨蛋,找个人嫁了吧?
  傻瓜,其实对于你,我最大的心愿便是看到你结婚生子,看到你幸福。所以,我在校园时期,便拟了一篇小说,提前把这些写了上去。真好,这些,都快实现了。
  这次你又急迫地说:笨蛋,把你嫁出去好不好?我认识一个人,很好的,我感觉你会和他合得来。
  傻瓜,你是如此急切地想将我的疼痛分销出去,可是,你亦明明知道,又何必帮着我造孽?

  傻瓜,我无比怀念那时我们外出到处找小吃的日子。还有那次,我们顶着将人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风出校园板报,宣传部的两个部长就站在后面品头论足,最后捏着下巴说,这个板报,肯定能拿第一。那时我们激动呀,似乎觉得吃再多的风也值了。

  傻瓜,如果,天空能回复校园那段日子的蓝,会不会还有一丝轻风,像那段日子那般清?


【四:绯闻】

  你说:每次看到你的笑容,我就想,要是能有一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该多好呀!
  你是第一个,在我说出恨之后,依然关注我的人。尽管,我很少对人说恨。

  据说,11月份出生的人,都有精确率极高的直觉。不知道这句话的可信度,不过,我的直觉,就似乎一直没落空过。
  你的好兄弟,让我困扰数年的直觉再次得到实现。

  表妹某天又对我说:那时候,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的,我可是很看好你们的。
  对于外界的后知后觉,多年以后我才从别人的嘴里了解到最初的流言蜚语并非空穴来风。
  那个严禁早恋的年代,却有那么多人容许这段“绯闻”疾速生长,是好玩?是蓄意?还是他们提前就预知了成长的寂寞?

  你说:每年约你出来聚会你都不来,我觉得你似乎不喜欢和我们在一起。
  时间,让我成长到已经不再介怀,可是心门,关上便是关上了。你们一直流连的曾经,是我再也不愿碰触的疼痛。



【五:蜘蛛】

  你擅长悬疑。喜欢沉思,构思一个接一个的跌宕起伏。
  这些,我到现在才突然醒悟。
  傻瓜说得没错,我真是个大笨蛋。领悟得太早,却醒悟得太迟。

  当初,我柔软的心底容许你以八只脚的速度走进来,留下千千结的网,然后再以八只脚的速度迅捷离开。
  我应该庆幸,那时我的剑已然锋利。我还庆幸,那时的你没有修炼到黑寡妇的道行。我才可让柔软在极短的时间里凝固。

  最记得你说的一句话,你说:还有我呢,别忘了,我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战友。
  不知道你是否一直都在。如果在,你一定能够看到,那条我们曾经埋伏的战壕,已经被腾讯掩埋了。

  
【六:菩萨】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这句诗词,是我们所有缘分的伏笔。
  可是,我是落霞,你却不是孤鹜。所以,我们无法如这句诗词一样,能够一色,能够齐飞。

  猪头,是我在故事接龙里故意给你安排的卓号。
  我时常会想起那段接龙,觉得从文字上虐待你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你文笔比我好,可你却没有我那时灵活的想像,所以,你总是被我气得哇哇大叫,嗓音也失去原有的本质,像台破风扇一样。
  我和二姐得逞地大笑,你的样子刚好符合二姐另外给你起的卓号:小老头。

  你说:妞。
  我说:猪头。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后,我们都继续刻意地营造一种轻松,却无法掩饰背后的沉重。很多次,我连那种刻意的轻松也无法维持,“求你,别再打哈哈了”几乎脱口而出。可最后,我选择了沉默。
  我们都回不去那段日子,肆意胡闹,放肆乖戾。

  迷信的人有了困难,总会上一柱香,祈求菩萨的帮助。
  你知道我有时也会迷信,然后你就以菩萨的形像出现。你说,你能包容我。
  你看过《西游记后传》吗?那部电视剧里,所有的神佛,所有的散仙,所有的菩萨都被关了起来,连法力无边的佛祖都只能投胎转世。还有那首主题曲,里面的歌词,形容到了极致:怎样勘破命中缘,怎样参透情中线,无非是再多一点再少一点,谁知深和浅?
  很对不起,我残忍地碎了你的菩萨心肠。
  而你亦让我明白,所谓神仙,不可信也。
发表于 2012-4-8 22: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跑到温州去啦
发表于 2012-4-8 22: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写得不错,顶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2-4-9 11: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顽主 于 2012-4-8 22:19 发表
你跑到温州去啦


没,为什么这样问?
 楼主 发表于 2012-4-9 11: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顽主 于 2012-4-8 22:19 发表
小说写得不错,顶一个


呃,是小说吗?
发表于 2012-4-10 22: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2-4-10 23: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很熟悉,能想到是可爱的你了!你好吗?看到你的文字真好!!
发表于 2012-4-19 14: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的那一段写的很感动,文字真好。
 楼主 发表于 2012-4-19 15: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一树嫣然 于 2012-4-10 22:38 发表
马甲


嘿嘿,是外套。
 楼主 发表于 2012-4-19 16: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冷月清辉 于 2012-4-10 23:25 发表
文字很熟悉,能想到是可爱的你了!你好吗?看到你的文字真好!!


呵呵,我很好,谢谢。
清辉,你好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