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73|回复: 3

天剑地戟图 第一章 鸟龙纷争 第三节 厄运升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3 08: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话小说:天剑地戟图
    第一章  鸟龙纷争    
                                 

第四节
艰难抉择


黑龙潭被降服的虎背熊腰的将军一边猛烈地喝下几坛山葡萄酒,一边捋捋脸上的络腮胡子慷慨地说,首领如果相信我,我愿意走一趟武找蛟龙大王说服他和你们神龙湖的龙族汇合,如果可能我将尽可能说服蛟龙大王亲自负荆请罪去向鸟族的首领凤凰道歉,以求得凤凰的支持,出兵剿灭毒蜘蛛,还我龙族太平日子!

阿娇感激不尽地说,“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感谢将军能够以龙族的生存大局为重,配合我们的行动,一旦能够说服,将军将为龙族的中兴立下汗马功劳,我愿意让出龙族的首领位置,请将军做我们的统帅!

副将小剑埋怨地说,首领,你怎么能够这样糊涂,龙族首领的事情是你一个人那个决定的吗?要知道你当首领当年可不是一个人决定的,那是按照我们龙族的族规选出的,你可不要脑袋发热破坏我们的族规!

阿娇明白小剑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因为她担心阿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旦那个黑龙潭的将军成功完成任务,阿娇将不得食言必须将王位禅让,可是这个虎背熊腰的将军虽说是为龙族建功立业了,可是究竟有没有管理和统帅的能力呢,那就不敢恭维了。

可是阿娇不管这些,她的心中装着的是龙族子民的安危,那些惨死在毒蜘蛛手下的妇女儿童的魂灵总是会在睡梦中闯进她的头脑中,为了这一天,她似乎已经准备了好长时间早已经思考好了,坚定地对小剑说,妹妹,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这是关于我们龙族能不能报仇雪恨的事情,由不得我,只能够这样做!

小剑看到阿娇已经吃了秤砣铁了心就不再反驳了,她嗔怪地质问那个将军说,敢问大将军你究竟有几成的把握会成功说服你们蛟龙大王?

将军闭幕沉思了一会儿淡然地回答,首领你要是把禅让王位作为条件,我就不会答应你前去游说了。所以我绝不是觊觎你的王位,而是在这短短的几天的时间里,我读懂了大王你的崇高理想和坚毅行动。至于说我的行动有多大希望,我不敢妄加猜测。我在黑龙潭蛟龙手下做将军已经十年有余,虽说不能以开国元勋自居,但最起码和大王一起摸爬滚打奋斗了十余载,我想大王虽说不可能很快会采纳我的建言献策,但至少我的建议会引发他的思考,尝试一下吧,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困难。凡事是不可能预测的,只能够看命运了,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安排的,就像我被你们阿娇首领活捉,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但是竟然发生了,就是合理的,所以我认为是上天让我们有缘相识,这是命定的事情,丝毫不由人的。

小剑啧啧嘴不满地说,前几日你刚和我们应战的时候还口出狂言要把我们撕碎喂了黑龙潭的大鱼,捉到我们龙族后怎么这么快地就像换了一个人,还这般神神叨叨的。说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将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也是被阿娇首领的精神感召才发生转变的,我跟了蛟龙大王十几年,虽说也见过不少世面,可是真正能够和阿娇首领相提并论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我就放下以前在黑龙潭做大将军的架子了,决心实实在在做些对社会对百姓有意的事情。至于你说我为何这样相信宿命,那是因为你们龙族的龙巫给我治疗伤病时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小剑神秘地问,什么话?

将军慎重地回答,龙巫大仙说,凡事都有个因果,凡事由不得人,你可以去努力改变命运,但常常命运会作弄人,当然命运也会成就人,这就要看机缘巧合了!

小剑半信半疑地说,啊,原来如此,不过你谁的话都可以不信,龙巫大仙的话却不能不信,因为我们龙族建立多年来,凡是龙巫预测的事情都应验了,一直就是这么神乎其神。希望你此次回去找蛟龙大王一帆风顺马到成功!

将军客气地回答,感谢小剑将军,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力争完成阿娇首领交付的光荣使命。

阿娇也言语沉重寄予厚望地安排,今天晚上我就专门设宴欢送你为你祈祷,祝愿你一路顺风不负众望地完成任务!

将军坚定地允诺,好的,让我们一起为龙族子民祈福,但愿上天能够开眼护佑我龙族子民安享太平和谐生活。

小剑笑笑说,你这么讲话真逗,看来你的心早已经成为龙族的人了!

将军诙谐幽默地回答,怎么,你不欢迎?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当然双手赞成!只是我担心你们蛟龙大王万一把你扣起来我们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小剑忧心如焚地说。

将军正言不讳地回答,扣起来也不会改变我的理想,就是他把我处死,我也会高呼龙族完成统一中兴的大业才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常言说得好,一根筷子易折断,众人划桨开大船,这个道理大王要是不明白,他就不配当那个大王了!

阿娇充满赞同和赏识地说,难得你有这样的认识,我们龙族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将军,将是不甚荣幸的事情!

将军反唇相讥,我算什么,一介鲁莽的武夫,龙族有首领这样的掌舵人,才是真正幸运的事情!

那日夜里将军在欢送晚宴上喝得甚是欢喜,看到龙族首领阿娇的殷殷嘱托和手下人眼神里流露的崇敬,他油然而生出一种大义凛然的自豪感和成就感。

第二日天刚麻麻亮,阿娇就在神龙湖边的驿站为他设下帐篷,几碗送别的老酒下肚,将军把碗重重地放在案板上,飞身上马,只身向黑龙潭金发。阿娇和小剑目送将军在晨曦的朝霞中奔驰的背影,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福,为龙族的明天祈福!

将军骑马回到黑龙潭营地的石洞门前,守门的卫士看到是他出来问询,将军你不是被龙族俘虏去了吗,今天回来该不是想劝降大王的?

将军愣了卫士一眼说,好你个小鬼,还不快去向大王通报,就说我回来了。

卫士犹疑地回答,我得先摸清你的来意才敢进去回禀,否则大王怪罪下来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少废话,你就说我从神龙湖那边趁她们晚上熟睡逃回来了。将军补充说。

卫士还不想进去回禀,将军看到他面有难色就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来塞到卫士手里,卫士一看原来是一个鱼骨护身符,打磨得精致剔透,心里甚是喜欢,不等将军再问,卫士把护身符宝物一样地揣进衣兜里,晃晃不跌地做了个鬼脸让将军在外稍候进去回禀了。

将军末了再三叮嘱,你就按照我告你的说,大王肯定会见我!

卫士诡秘地回答,这就不劳神将军教我了,在大王跟前服侍了多年,这点办法还是会想出来的!


卫士进到山洞里的大王府第,大王正在思考如何将龙族首领阿娇降服的主意,生气地咒骂,不长眼的东西,看不见我在养身吗,出去!

卫士装作战战兢兢地说,大王,翼龙将军从神龙湖那边逃回来了,正在外面等候你的召见。

蛟龙狐疑地说,你说什么翼龙从那边逃回来了,不会是当了那边的内奸,想来里应外合干掉我们。

卫士讪笑地说,大王,凭你的武功和威名,量他翼龙也不敢,况且那个神龙湖的阿娇首领一个女流之辈,哪里能够敢和大王玩弯弯绕呢?!你就见见他吧,他可是咱们龙族的忠臣良将,你要不见他,不是明摆着往敌人那边推吗?

这一句话说的蛟龙动了心,他揶揄地对卫士说,你个小东西,想不到你跟随大王我几年,也长心眼了,好的,你去传唤他进来!

卫士立即殷勤地出去把翼龙将军带了进来。

多日不见,作为主帅的蛟龙自是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和思念,翼龙兄弟,都怪本王我不小心,那天不该派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去应战,否则也不会发生那样的结果。过来让我看看兄弟,你受苦了!你一定没有少受折磨和羞辱!

翼龙将军看看蛟龙表面上和嘘寒问暖,实际上心里还在怀疑他逃跑回来的合理性,坦荡地说,回禀大哥,其实我在那边虽说做了俘虏并没有吃苦受累,倒是被那个阿娇首领照顾得很周到,不仅没有受皮肉之苦,还每天能够在酒足饭饱后自由地活动。

蛟龙不解地问,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你是在那边做俘虏还是当贵宾?

翼龙将军直截了当地回答,因为她们有求与我们有求于大王,所以对我十分礼遇。

蛟龙冷淡地问道,她们究竟想干啥?

她们其实仅仅就是想联合我们一起攻打毒蜘蛛部落,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野心,希望大王能够容我详细汇报。翼龙耐心地回答。

可是我们和毒蜘蛛部落无冤无仇,我们有什么必要去劳民伤财地配合她们的行动,她们想得真好,自己的部落出现险情,凭什么把战争的火种烧到别人的领地!蛟龙鄙夷不屑地说。

翼龙解释,其实并不是她们歹毒,想在危难之中拉我们去垫肚皮,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脉同宗,大王,我建议我们黑龙潭的蛟龙部落和她们神龙湖的龙族合二为一,完成统一壮大的大业!

蛟龙深恶痛疾地回答,我们蛟龙部落的日子就挺好的,守着黑龙潭天然屏障,拥有大东海的广阔海域,即便合并也是我们兼并整合她们,凭什么这主意让她们先想到,老弟,你在这神龙湖才呆了几日,就中了这么深的毒,看来你的脑筋是该洗洗了!说着一摆手示意卫士上前把翼龙绑起来。

翼龙不解地质问,大哥,你把小弟捆绑起来,不念九日情谊这未可厚非,可是对于阿娇首领提出的完成龙族统一中兴大业的事情,应该及早考虑,否则等我们蛟龙部落一旦发生危难将国将不国人将不人,请你三思而后行!

蛟龙气愤地说,想不到我们十几年的情同手足的兄弟,抵不上她一个丫头片子给你灌的几口清米汤,贤弟,你是该清醒清醒了。说着摆摆手示意卫士把翼龙先押下去。

翼龙还要坚持做大王的工作,和上来押自己的卫士说,我不用你押,我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自己走!

卫士看看翼龙的倔强还想上前押解,瞅瞅蛟龙大王也没有责怪他什么就松开了手,翼龙返回身来对大王说,大王,你真的就在乎谁先想出这个主意的吗,这充分说明你并不反对统一龙族的大业,只是对谁将来入主龙族的问题心存芥蒂,那我就把阿娇首领的先见之明告诉你,人家就是担心你考虑这个问题,曾经跟我说起事成之后可以把龙族的王位让给你,至于她的善后事宜,如果你不介意她可以当你的手下辅佐你建功立业,一个大王你没有这个意思,她就想云游四方过世外桃源的生活。

蛟龙听得渐渐入了迷,可是他心里还是有太多的阴影,他犹疑地问,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并不是什么从那边逃回来的降将,倒像是专门派过来的说客!还不快快押下去!转过身朝卫士怒目而视道。卫士看到大王也恼火了,担心怪罪自己没有弄清楚情况就把翼龙带进来,赶紧手执兵器押解翼龙出去了。翼龙觉得该说的话也说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大王的消化时间了,还是让大王清醒清醒再说,就没有再理论什么故作轻松地扬长而去。

翼龙被带下去后,蛟龙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中。他真的不明白这突然发生的情况是阿娇在设局陷害自己想吞灭蛟龙部落,还是阿娇她们龙族遭受毒蜘蛛的危害想借刀杀人既能够怂恿他们出兵相助摆脱困境,又能够在战争中消弱她们的力量逐步控制她们从而为统一蛟龙部落扫平障碍。想到此,蛟龙就茶饭不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决断,可是加入真的就像翼龙兄弟说的那样,她们蛟龙部落不是会贻误一个很好的发展自己的天赐良机吗?再者自己这蛟龙部落只有一帮大老爷们儿想发展也不现实,没有女人孩子也生不出来,眼看部落中的老人越来越多,即便就是将来没有外敌的入侵,时间一长自己也会自然淘汰灭绝的。而这样悲惨的现实,又岂是自己和这个部落的人愿意看到的!权衡左右,蛟龙还是拿不定主意,只好找身边的近臣来商量。可是支持统一大业的,认为应该和龙族合并;有的保守派则认为这是敌人的圈套,一旦跳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千万小心为上上之策。两种说法倒真的把平日里果断的蛟龙给难住了,他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左右为难莫衷一是。

正在此时,突然一件事情的发生让他不再犹豫不决了。








发表于 2011-7-15 16: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支持,大家都来支持
发表于 2012-2-28 11: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继续支持一个,问好!
发表于 2012-7-19 22: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