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2|回复: 1

死去活来(普法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5 11: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死去活来(普法小说)



“你家到底是哪里的?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在景芝山城罐头**厂的尉迟恭老板已经问了六年现名字叫司马吼道。
“真的想不起来了。我的大脑失忆了。”司马吼反复无奈地叨叨道。
六年前的某一天,尉迟恭到山里采挖中药,在一个山谷里碰到了奄奄一息的司马吼。尉迟恭二话没说,背起司马吼就下山到卫生院抢救。司马吼估计是摔着头了,经过抢救,人是活过来了,可就是过去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呢?尉迟恭推断着想:估计是那种“野驴”或者“独驴”,失足从山上高处跌落,能证明身份的包裹丢失,他自己又失去记忆了。想到此处,尉迟恭仰天长叹了一声。“真是可怜之人啊!”
“你救下来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呀?”卫生院院长问道。
“不知道。”尉迟恭回答道。
“那怎样给他开药呀,得有名字才对得上号。”卫生院长强调道。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身上什么也没有。这样吧,咱们先给他起个名字,先这样用着。”尉迟恭出主意道。
“好吧,那,咱们就叫他司马。。。吼吧。”卫生院院长主动起名道。
“行。让他先在你们这里治疗几天,看看疗效如何?如果好了,皆大欢喜;如果好不了,想不起来他是哪里人,就先到我的厂里打工,时间长了兴许会好的。”尉迟恭回答道。
尉迟恭不仅懂中医中药,而且还开了个水果罐头**厂,将山里的水果**后销往大城市,提高了水果的性价比,同时,也喜欢做善事,是山城方圆几十里的大好人。
半个月后,司马吼确实医好了摔伤,但就是想不起过去的事了。“Hou am I!我是谁?”他经常这样问自己,可就是没有一点成效。
鉴于这种情况,尉迟恭去了卫生院,替司马吼付了医疗费用,并用车接到了罐头**厂工作。从此,演绎出了一场类似现代版的《基督山伯爵》。
其实,司马吼年方三十来岁,180厘米的个头,是个十足的帅哥。家里有妻子儿子。同时,他是个体育爱好者,如乒乓球、篮球、羽毛球等,还跑过马拉松。尽管没有得过名次,但参与意识还是很强的。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出事之前,他迷上了野驴项目,经常一个人独自到大山或沙漠里狂奔。让人担心的是,万一有点事,也没有个报信的,安全性不强。这一次出事,就是他从山上高处失足滑落,被摔昏了。幸好遇到了采药的尉迟恭,要不可能连命都没有了还没人知道呢。
山城里问不出司马吼的来历,司马吼的家里可炸了窝了。半个多月没有回家,家里也报了警。由于家里人不知道他去哪里野驴了,警察也是大海捞针地找,结果是渺无音讯,毫无收获。他的妻子长孙君天天以泪洗面,儿子才上小学,也是天天嚷嚷着要爸爸。可司马吼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一转眼,他们在残缺不全的家里悲伤地度过了四年。一天下午,长孙君正在上班。公司销售部的喻德利主任找到她,说要问点事,到办公室谈谈。原来喻德利主任听别人说长孙君的老公已经四年没有照面了。出于领导关心部属的心情,懂一些法律知识的喻德利主任想给长孙君出出主意。
“坐吧。别客气。”喻德利主任主动向长孙君让座道。
“我不坐了,主任有什么事吗?”长孙君还是客气地说道。
“这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还是坐下来,咱们慢慢说。”喻德利接着话茬又说道。
“那好吧。”长孙君边说边坐了下来。
“公司工会最近下了个通知,要求关心关心职工的生活。我听说你的家里有点事,看看能不能给你出出主意。”喻德利直奔主题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事呀。我家的事已经发生好几年了,估计很多人都知道,也不是新鲜事了。你说关心职工生活,好呀,想办法把我的老公找回来吧,我就感激不尽了。”长孙君回答道。
“我听说已经四年不见你老公了,可以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法院宣布你老公死亡的。”喻德利说道。
“主任,你怎么能这样说话?”长孙君说着便哭了起来。
“你别哭呀,冷静一下。你听我说:人都好几年没回来了,现在又不是战争年代,估计是出意外了。这个法律上是有规定的。”喻德利边劝边说道。
“法律上是怎么说的?”长孙君问道。
喻德利便把法律对这方面的规定详细地给长孙君讲了一遍:
宣告死亡的法律要件。首先,被申请人下落不明必须达到的法定期间:1、下落不明满4年,从音讯消失次日起计算,于战争期间下落不明的,自战争结束之日起计算。2、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的,从事故发生之日起满2年。3、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经有关单位证明不可能生存的,不受时间的限制,可以直接申请宣告死亡。
其次,要经利害关系人申请:死亡宣告之申请利害关系人有顺序限制,即1、配偶;2、父母、子女;3、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4、其他有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人。
再次,由法院宣告。法院受理宣告死亡申请后,先要发出寻找失踪人的公告,公告期为一年,但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经有关单位证明不可能存活的情形下,公告期为三个月。公告期间届满,生死不明的事实得到确认后,由法院以判决的方式宣告失踪人死亡。判决之日为被宣告人死亡的日期。
“你讲的这些东西,都是如何宣告老公死亡的规定,与公司关心不关心我有什么关系?”长孙君听了喻德利讲的话后说道。
“当然有了,别急,还在后头呢。你听下文。”喻德利主任继续讲道。“宣告死亡在失踪人住所地的法律效果:一是被宣告死亡人丧失权利能力。二是财产发生继承。三是婚姻关系终止,配偶获得再婚的权利。四是配偶可以单方决定将子女依法送养给他人。”喻德利顿了一下又说道:“也就是说,宣告你老公死亡后,你可以再结婚了。而且财产你也可以继承了。当然,孩子你不会送养他人的。这与关心你有关系了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听了。”长孙君说完摔门而去。
望着长孙君远去的背影,喻德利苦笑着对自己说,你这是何必呢?人家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反感你,真是老公公背儿媳妇过河——出力不讨好啊!
想做好事的人无意,偶尔听到者却有心。
喻德利与长孙君的对话,被到喻德利办公室请示工作的销售员邱丰禾听到了。
本来邱丰禾走到门口正要敲门,听到喻德利正在劝长孙君申请老公死亡的话语,他就停在门前听了起来。越听他越觉得自己越有机会。
邱丰禾由于长期从事销售工作,接触的人员比较杂,自己又比较花哨,虽然早就结过婚,但好景不长,婚后还是花心难耐,结果沾花惹草的事被老婆知道了,很快就给他离了婚。现在他是孤家寡人一个。况且,他对长孙君美貌的垂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他心想:自己也该成个家了。长孙君人长得美,听喻德利主任的话语,她老公肯定不在了。她的家庭又比较殷实,而且还有个孩子,如果能与她结婚成家,一举好几得,这样的好事何乐不为呢?不过,像她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得采取点怀柔办法。对,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在花场上“争奇斗艳”的经验,拿下她还是有信心的。
邱丰禾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当天下午下班,他就买了礼品和鲜花,直奔长孙君家去了。
长孙君下班回到家后,边做晚饭,边思考着下午喻德利主任给她说的话。她明白主任后面的潜台词是什么?尽管她很不高兴,但仔细想想,喻主任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才三十多岁,又带着孩子,老公音信全无已经四年多,再等还能不能把老公等回来?孩子也会慢慢大起来,单亲家庭会让其他小朋友瞧不起的呀。她正在漫无边际地想着,就听到“当、当、当”的敲门声。
“谁呀?”长孙君问道。
“嫂子,是我呀,邱丰禾。我来看看孩子。”门外答应道。
“哦,是丰禾呀。”虽然长孙君对邱丰禾这个花心大萝卜印象不怎么好,但平常邱丰禾还是比较尊重她的,况且又都在一个部门工作,所以,长孙君对邱丰禾还是比较客气的。
“吱钮”门开了。映入长孙君眼帘的是邱丰禾一手拿花,一手拎着礼品,脸上还堆满了笑容。
“你这是做什么呀?”长孙君不知所措地问道。
“没什么事,只是想着咱们是同事,我来看看大侄子。”邱丰禾边说边往屋里钻。
长孙君也不好拦住他,便说“你太客气了。”就赶快给邱丰禾倒茶让座。
邱丰禾一看让他进屋了,有门。就使出浑身劲头,赢得长孙君的好感。要是在过去,长孙君连正眼看都不看邱丰禾的,可现在,特别是下午主任的一席话后,长孙君也慢慢地听进去邱丰禾的甜言蜜语了。也是的,已经有几个月没有人给她私下说过这么多的好听话了。就这样,邱丰禾连续进攻了一个多月,具体细节都懂得,长孙君终于同意向法院申请宣告她老公死亡了。邱丰禾像孙子一样,又坚持了一年奉迎着长孙君,到长孙君老公失联第五年整的时候,法院宣告了长孙君老公(司马吼)的死亡。接着,就是邱丰禾如愿以偿,与长孙君结了婚。结婚那天,邱丰禾一再表态,一定要好好过日子,与长孙君白头偕老,永不背弃。
浪子回头金不换。随着邱丰禾的变好和长孙君从痛苦的生活中摆脱,喻德利主任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自认为他关心职工的心没有白费,很是欣慰。一个新的家庭诞生了,社会又多了一个稳定的细胞。但愿他们能幸福生活,快乐工作。喻德利主任这样默默地祝福着。
日月如梭,转眼一年过去了。由于国家放宽了计划生育政策,再加上邱丰禾和长孙君他们抓得紧,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这个小生命的出现,给这个半路组合的家庭增添了不少聚合力和欢乐。然而,一场不随他们人愿的事件正在悄悄地临近。
就在司马吼失忆第七年的五月十二日,我国西南某地发生了强烈的地震。景芝山城受到了地震的严重波及。顷刻间,地动山摇,墙倒屋塌。司马吼为了把尉迟恭从屋内拖出来,不小心被震塌的檩条砸着了头,顿时鲜血直流,晕了过去。其他工友赶快齐心协力,把司马吼和老板尉迟恭一起拉了出来,并赶快将司马吼送到了救护所。
由于檩条不是很大,再加上是顺着下来不是正面砸上的,司马吼只是被砸昏了,没有生命危险。几个小时后,司马吼醒了过来。不过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老板尉迟恭给他打招呼道:“司马吼,你可醒来了,吓死我了。”
“没事,不过你叫我什么?”司马吼说道。
“我叫你司马吼呀,我们一直是这么叫你的呀。”尉迟恭回答道。
“嗨,你搞错了,我叫向发奎。我从小就叫这个名字。”司马吼坚持道。
“哎呀,地震把你给震醒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你这次地震还是好事呢。”懂中医中药的尉迟恭惊讶地说道。“你失忆七年了,过去的事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只好给你起了这个司马吼的名字,现在你终于可以说清楚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一句话,你可以回家了。”
尉迟恭详细地给司马吼,不,是向发奎讲述了这七年的经历,并让他好好休息休息,想想原来的家在哪里,准备回家。
对于尉迟恭的救命之恩,向发奎非常地感激,并对其他救护他的工友表示莫大的感谢。说:“大恩不言谢,我要以实际行动来报答山城人民对我的关怀。”表示现在坚决不回老家,和山城人民以及罐头厂的工友们一起抗震自救,取得胜利后再走。
鉴于景芝山城是被地震波及的情况,一个星期后,罐头厂就恢复了生产,抗震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向发奎也赢得了大家的赞许,被隆重地欢送回家。
回家的火车进站了,向发奎终于回到了阔别七年的城市,心里突突地乱跳。真是思绪万千,感慨万分。由于在山城抗震工作紧张,通讯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他还想给家里来个惊喜,就没有及时给家报信。不过,他也有一丝担心,七年没有回家,儿子还认识我吗?老婆还是自己的老婆吗?
向发奎无心浏览城市的变化,径直向家走去。
“当、当、当”向发奎敲响了自己家门。
“谁呀?”是老婆的声音,向发奎这样想着,便回答了一句:“我。”
“你是谁呀?”屋内发问道。
“向发奎,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都七年没回家了,难怪老婆听不出来。向发奎这样想。
门突然打开了,接着是老婆站在他门前,却默默不作声。等确认是向发奎后,老婆大哭起来,一下子晕倒在地。向发奎赶快扶起老婆,搀到沙发上。
一会儿,老婆醒了过来,说:“你害得我好苦啊,这可怎么办啊,呜呜。”
从老婆的哭诉中,向发奎慢慢明白了。家也不自己的家了,老婆也不是自己的老婆了,儿子只有自己一个,那个一岁左右的孩子是人家的。都怨自己去野驴,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不能园。
不过,向发奎是个硬汉子,自己惹的事自己担。他没有埋怨老婆改嫁的事,只是说:“你与别人又有了孩子,而且年龄尚小,咱们孩子我得带走。另外,我得到法院,申请撤销对我的死亡宣告。”长孙君,由向发奎的老婆变成了前妻,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就应允了向发奎的提议。
第二天,向发奎请了个律师,来到了法院,递交了撤销宣告死亡申请。
律师告诉他,死亡宣告撤销后,有这么几项要把握好:一是财产关系。依照继承取得财产的,应当返还原物;原物不存在的,适当补偿。原物已经为第三人合法取得的,第三人无返还义务,而是由继承取得原物的人给予适当补偿。二是婚姻关系。配偶尚未再婚的,夫妻关系自行恢复;配偶再婚且后一婚姻存续的,不得自行恢复;配偶再婚但又离婚或再婚后配偶死亡的也不得自行恢复。三是收养关系。被宣告死亡人的子女被他人依法收养的,仅仅以未经本人同意为由而主张收养无效者,一般不准许;但收养人、被收养人同意的除外。四是侵权关系。利害关系人隐瞒真实情况使他人被宣告死亡而取得其财产的,除返还原物及孳息外,还应对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五是宣告死亡仅仅是了结被宣告死亡人以生前住所地为中心的各种民事关系。如果宣告死亡与事实不符,被宣告死亡人在其他地方仍然生存的,其人身、财产权利仍然受法律保护,所签合同不受死亡宣告的影响,所立遗嘱同样可以有效。
听到此,向发奎心里想:事情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已经与长孙君商量妥把儿子领走,别的似乎与我无关。男子汉大丈夫,摔倒了再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以后做什么事小心谨慎罢了。


[ 本帖最后由 牧壑 于 2018-3-25 11:21 编辑 ]
发表于 2018-3-26 1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