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67|回复: 6

[边缘故事] 往事随风来(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3 19: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时候,  我都想去写下那个美女  , 她像长辈、 像恋人、  像闺蜜 、 像朋友、  像姊妹。
      我们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我是水,  她似火;   我是雨,  她是风  ; 我是绿叶,  她是鲜花 ;  我是蓝天 , 她是白云;   我是麻虾 , 她是小鱼。
      我喜欢静  ,她喜欢动 ; 我爱生闷气,  她爱找人发泄;   我低调  ,她张扬 ;  我用心识人,  她用眼交友;  我时常凶她,  她惯常凶他人。

      我们的相识,  从六年前说起 ,  那时候我们身上还算有那么一点点朝气蓬勃 , 又都不约而同的去了同一个舞厅,  因为都没有舞伴而自由结合成一对 ,  那时候的她胖乎乎的一圆咕噜子   ,说话做事大大咧咧 ,  纯粹一个粗枝大叶型号的傻妹妹 。 一次在舞厅落单 , 在我不停的锤子敲打下,  她来一句乖 对不起,  我毫不客气的回复不乖  旁边有人插话 :“ 不乖喝奶 “  从此, 我们成了舞厅里形影不离的舞伴 。

      那时候,  她带给我太多太多的笑料,  比如她和一大肚子帅哥同舞  , 我旁边的帅哥突然来一句 :"咦 ! 你看小白杨跟舞伴那肚子顶里“,  循声望去  ,大波巧遇将军肚,    多么完美的二合一啊!  不可分割的弯刀对着瓢,   那一幕让我突然失态的爆笑整个舞曲  , 然后我再把这笑料传给别人,  让他们在吃饭时直接喷饭。
      一次闲聊她要我邀请她加群,  她刚在群里冒出一句别发我片片,  我便呼呼呼的发上去无数张,  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  实在是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够欺负住的对象  , 从此她的口头禅便是:”  坏里很个主,  哈哈哈哈  "
     我是个挑剔的人 , 从来不去结交跟我性格不同的人做朋友,  只是没想到,  在以后的日子里, 她, 成了我渴时的那杯水,  病时的一剂药 ,  忧伤时的一曲小调  ,快乐时的一习春风 ,   激动时的一杯咖啡 , 跌倒时的一根拐杖  。
     
      尽管 , 在我的生命中  , 有那么一半个死心塌地喜欢你牵挂你关注你的朋友 , 尽管也让我感动着,  牵挂着  ,关注着,  唯有她,  这个我曾经说过的傻得不能再傻的女人,   这个曾经在我心中没有过分量的女人 ,  成了我如今生活和精神上的主要支柱 , 因为有个她  ,让那些虚无的额外的承若变得更加渺小。
      
      写下她,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记录和她六年来的风风雨雨  。
      那个总被我奚落 、   总给我出气、  总对他人耍横却对我低头的、  让我拿她做坚强后盾的傻女人。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3 19: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随风来(二)

和这傻女人的交往极富戏剧色彩。
       皆因啥人不叫说啥,  所以我从来不当面叫她傻女人 , 只是在她和异性跳舞的时候  悄悄舞到她身边, 假装不经意的与她发生碰撞  ,   趁机伸手使出浑身的力气让他与异性舞伴的身体亲密接触 ,   直到笑得直不起腰来罢休  。
       偶尔她也会和某个熟悉的美女一起舞    她那大波把美女噌的极不舒服  同性相斥这一点对谁都适用  往往一曲没结束 那美女嘴里不停的唠叨对住了对住了   然后像被蝎子蛰住了手似的不停的甩手不干了   接着便是她大大咧咧的笑骂声
       舞厅去的次数多了 , 原本陌生的面孔便都成了随时可用的舞伴  , 这时候傻女人的弊端便开始显山露水。  首先,  男人都属于外貌协会的 , 所以她落单的几率稍高其他美女 , 好不容易忽悠来一舞伴,  她张口就说 :"给我也买张舞票吧 " 那可是月票,  一张舞票到手,   舞伴直接从舞厅蒸发 . 再有几次机会,  皆因她口无遮拦的那张嘴打发掉了不少舞伴 , 那一段,  最忙的事便是给她找舞伴 ,  一个偶然的机会把网友介绍给他做舞伴  ,她竟兴冲冲的告诉我以我的名义问人家要了一张月票 , 你就没见过比她还蠢的人,   她那在我心中本来就不高大的形象一下被我打到地下十八层。
        大家相处的久了,  便都成了生活中的朋友,  聚餐游玩都是必不可少的,  偶尔也会有出手阔错的朋友请吃饭,   她总是第一个张开嘴巴胡吃海喝   ,最后连自己的手指头都不放过的吮吸完毕之后 , 开始批评人家这个菜不好,  那个菜有问题 ,  弄得请客的朋友很是尴尬  。 一次她兴冲冲的喊我和另一美女妹妹唱歌   , 嗨得正欢时突然打砸哭闹起来 , 原来是这傻女人带去的帅哥顺手牵羊了别人的东西  ,千不该万不该 , 她还傻乎乎把人家拉出去进行批评教育,  这俩人一出去,  房间里一片咒骂哭喊之声,  对她的污蔑谩骂之声不绝于耳。 等她再次踏入房间 , 每个人都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的平静 ,  我和小美女妹妹私语,  其实这女人挺厚道的 , 以后她会被孤立起来,  咱多陪陪她吧,  那小美女骂道 :” 好可恶的一帮人'‘
       一次她给我诉苦,  某次一帅哥请他们那圈子里的人聚餐 , 大家听说她要参加时集体反对,  那帅哥碍于情面出去接她之后回来发现,   整个房间除了一桌菜 , 空无一人。    那时候  ,在我的心里,  她就是一个胸大无脑,  口无遮拦,  爱占小便宜 , 人缘极差的光脸  。  仍然跟她交往 , 听她诉说 , 只是不想像常人那么势利 , 并不代表我同情她的遭遇,    认可她的作为 ,   我只是淡淡的来一句 :'’  既然那么多事,  为什么还要同他们来往  , 为什么不和那些有点素质的人交往,  你的圈子,  决定了你的方方面面  ” 她很为这句话感动 ,  她觉得我是她的朋友  。
         她终究没弄明白朋友的含义。
         朋友 ,是那种同甘苦共命运、  相互扶持、 彼此温暖 、 时常牵挂  、 该出手时绝不缩头的影子。
         我不是她的朋友在当时  ,只是一个不擅长落井下石的冷冷的旁观者。

          假如某一天她看到我的这一篇文字,  一定会狠狠地骂我的虚伪,  这些就是那时最真实的, 我眼中的她。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3 2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随风来(三)

一个偶然的机会,  这傻乎乎的女人竟然找到了我家,  看我家地面、  窗台、 房间、 楼梯、 二楼走廊、到处摆满了花花草草忍不住惊叹。   估计,  她一直觉得她这个舞伴就是那闲的无聊疯疯玩玩的农家妇女,  我把她带到楼上让她随便挑选一盆她喜欢的花开得最艳的海棠 , 然后我们就站在楼梯的转身台上 听她说她的父母兄弟,  她的曾经的舞伴,  她的工作,  她的生活的方方面面细节,  在她诉说的同时,  我的脑袋和双眼也在给这个傻乎乎的女人打分,  这是个单纯可爱口无遮拦的女人, 有着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 甜甜的笑容 , 我喜欢看着她那说话时特别丰富的面部表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长有一张特能吃特爱说的大嘴 , 一张嘴 , 两个特别明显的大门牙 破坏了整张脸整体的美,  顺便说一下本人曾经是美术学校毕业,  维纳斯看多了的严重后果是,  从任何完美的脸上都能一眼看出不和谐音符  。
       长了一双多么缺德的眼睛啊 !
        那时候我正经历着漫长而焦虑的愁苦岁月,  身边有两个孩子 , 大的初中 , 小的两岁多。
        在老大学前班的时候 , 我失业了 。一个曾经大踏步前进的人突然一下子停下来原地不动了, 我就带着孩子回到县城去做玉雕 , 因为我家的经济大权一直不掌握在我手中 , 所以 , 在县城的居住、  买石头、  机器、  家具全部是借来的钱 , 一向觉得自信能干的自己 , 远远没有估量出  ,凭自己个人的力量 , 根本拿不下一个玉器加工作坊 。 刚做出的成品 , 离可以拿出去销售掉的作品差的太远,  每月的水电费、 家具的损耗、 机器的磨损、 女儿和我的生活费 、 重重压力把我惯有的自信快乐击碎到杳无踪影 。  这些还算是次要的,  我坚信在人生的低谷 , 所有的人都会遭遇我当年所遭遇的那些——黑脸 、白眼 、讥笑、 冷漠  ,因为过的不好,  所有的朋友和同学我都不再联系,内心每天都安置在一处孤岛上,  荒凉、  无助 、 阴暗、 潮湿。辉煌时的尊贵与落魄时的卑贱落差太多,  她让一个活波单纯的女人变得日渐沉静寡言  。
       在县城坚守了两年多,  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在我的身上并不灵验 ,  我不得不带着孩子回到南阳,  回到以前打工的地方 。 本该继续这种朝九晚五的日子 , 但没过多久,  我发现我怀孕了。  这时候, 老大已经十岁了, 我特别的喜欢小孩 , 正好我的一个妹妹不能生小孩 , 我就抱着将来把小孩送这位妹妹的想法把孩子留了下来 。  当妹妹们听说我依然要继续上班时 ,纷纷以年纪大了,  现在的孩子太贵重为由让我辞去工作。  接下来 , 我终于享受到了被老公养着的美好待遇 , 只是那时候每天被强烈的反应折磨的死去活来 , 直至孩子出世,  一切不适症状总算消失。  随着孩子的出生  老公的业务越来越多 ,于是 孩子满月后 ,  我不再给别人打工 , 换成给老公打工, 每天用老公给的50元钱照顾家人和他的工人们 。 那一段  , 也许是我人生最美好的阶段, 无忧无虑、 开心快乐。  后来老公的业务发展到了南阳之外 , 不需要我再给工人做饭了,  那每天的50元也被取消了 , 取而代之的是无休止的谩骂侮辱。    还好那每天的50元没被花光  ,我用攒下来的位数不多的钱 , 买了许多吊兰养着,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有人在我家门口摆摊 ,   就从一位好心的邻居美女那里借来点钱进了一批书摆在门口配着生长迅速的吊兰第一次做起来摆地摊的老板。   生意不算好 , 但每天总有些喜欢看书的朋友陪着说会话 。  冬天来了  ,很少有人出来了  ,这时候小孩已经两岁了, 我把小孩送到幼儿园 , 每天由老大放学后接回来。  我 , 又开始了打工生涯。  我很爱我的工作 , 为她给我生存的资本,  更为 , 我没有放下所学的知识。  但我们总是很忙 , 总是加班 , 一次大雪纷飞的夜晚 , 我回到家后,  看到两岁的小孩 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头靠在床帮上睡着了,  一旁坐着专心写作业的老大。  这一幕,  让我的胸中充满了对一个人的仇恨, 熊熊大火燃烧着整个人的人性与理智,  原有的善良柔软那一刻被烧成灰烬。  我一定会有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天,   我所受的这一切 , 一定会原封不动的返还给一个人。
       我的性格完全变了, 冷漠寡言,  不苟言笑, 不与任何人交心  。 但无论何时何地  想起小孩跪地睡着的那一幕还会泪流满面,  只有这时候 ,我还知道自己还是个女人 还会有思想 、 有感觉  。
      冬去春来,  我决定把花草以店面的形式经营 , 尽管市场很偏僻 , 尽管进货送货累的两腿站不起来,  尽管生意惨淡 ,尽管每天自行车往返几十里的路程,  但我很开心 , 终于有了自己喜欢做的事,  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 , 生意很差 ,每天都会有花草死去, 每天需要浇水养护,  隔三差五还需要进点新鲜的花草  ,为了能养起这个店 , 我在花鸟市场附近的村庄上给别人带一个三岁的小孩,   一个做老板的去给他人家做保姆也算是新鲜事吧,  那小孩的家长跟我年级差不多 , 对我非常尊重和客气 。 有次小孩拉肚子 ,我没有通知家长, 也没有给小孩看病, 第一是因为觉得家长等会就会回来, 第二是怕小孩会有过敏现象 。 那家长回来后非常恼怒,  说话非常尖锐 , 尽管我解释了没通知家长没及时带孩子看病的原因  ,但还是抵挡不住这家长的愤怒。  那天开始,  我决定不再给人家带孩子了,  总会有让我们母女生存下去的希望到来 。 天无绝人之路。
       接下来我不再那么辛苦的每天去浇花 , 突然很悠闲的可以去舞厅放松放松自己的身心。
       她 , 这个傻乎乎的女人,  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那时候 , 我没有知心的人,  与所有的同学朋友也都断绝了联系 , 在我心灵的荒岛上, 这是第一个闯入我生活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3 20: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随风来(四)

半死不活的花店生意 , 让我对未来有种拨开云雾依然迷茫的纠结,   再次放弃,  就意味着再次失败 , 不怕失败带来的副作用,  怕那些蔑视的眼神 ,  怕越来越成为反面教材对自信无情的鞭打。  恰在此时 , 我生命中唯一一个最好最贴心最牵挂、  相互最放不下的初中同学加闺女,  她说你可以利用网络做点什么  。
        说干就干,  这次全指望同学帮忙,  她们主动把钱送上门让我有了电脑,  有了相机,  有了进货的票子 , 就这样 , 开始了忙碌而已充实的网店生涯。
       首先需要解决的是 打字、  传照片 、 去市场了解行情  、 完全一个文盲的状态迎接新的挑战。  好在家里有个小老师,  所有不懂的问题 , 都在闺女这个小小的电脑通的指点下迎刃而解 。  于是, 动画制作 、 逛空间  、写文字、  聊天 、都成了人生中最充实最快乐的事。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  那些小小的文字, 会换取很多的关注 、 关怀 、 牵挂与支持 ‘ 偶尔去陌生的朋友空间转转,  会突然发现那些为我而做的诗 ,  为我而留下的文字,  也会有一些纯文学网站的管理把我拉进网站去,    这给屡战屡败的我心里极大的安慰与支撑  。  
        同时网络的神秘也让一直消沉的我长久的停留在兴奋刺激状态中 , 久而久之 , 那些鲜花、 那些虚拟的表白、  那些恶意的骚扰都会让你感觉身处臭虫苍蝇环绕世界的无奈 。 再看看舞厅里那些坐在阴暗角落里游手好闲、  双眼四下贼溜溜游弋的舞迷们  ,立马对跳舞的热情一落千丈。   把所有的机会都用在键盘上、  空间里 、 网站里、  网店里、  花店也很少有时间去光顾 。
        时间刷刷刷的飞奔而去 , 转眼我的花店就到期了, 那时网店的生意做得正红火,  舍花店保网店是最佳选择。  租了一个大货车 和一邻居美女兴冲冲的去店里拉货了,  一车货装下来 , 浑身瘫软, 两腿打颤。  回来卸货 ’ 六十多的妈妈正好在‘  三岁的闺女’  邻居家四岁的孩子,  老弱病残像打仗似的全用上也完成不了任务。 望着满满一车盆盆罐罐有种欲哭无泪的焦虑忧愁 ,  最后聪明的邻居美女提议给司机出工钱才算把大盆小盆的花花草草平平安安落到地面 。 三个臭皮匠还真的顶不了一个诸葛亮。  晚上躺在床上浑身骨头像发烧之后酸困疼痛。
        巧的是第二天一个网友问我会跳舞不 ,他刚学,  还不太会 , 不敢请其他人跳,  但又特别上瘾。  他是一刚复员不久的转业军人,  上班唯一的爱好就是斗地主 ,Q币用完的时候就找我说话 。 他木讷  、老实  、经常被我欺负 , 但他从来不说一句过分的话,  也从来不说一些让人作呕的无聊的话 。想给他说话的时候就逗他,一次告诉他  不要那么辛苦的斗地主了, 地主让我转告他,  原意把那些漂亮的地主婆全部送给他 ,   唯一的条件是拿他媳妇作为交换 。  他就哈哈哈大笑 ,  然后一句,  坏。    懒得给他说话的时候就直接说忙,   他会问忙什么,  然后逗他说出去约会,  他惊奇的问, 不怕老公知道吗 , 我再来一句 , 把老公带上替我们站岗。   他就又,   哈哈哈!  坏 .  
       我不反对跟这样的正人君子跳舞 , 但是我太累了, 再加上比较忙,  另外花店还有一车货烧的人心焦火燎的,  哪有闲心跳舞 . 没想到下午这帅哥就给我留言:“  出来吧 , 我开着车在你家附近 , 走!  我帮你拉货去 ” 看到这留言我哭笑不得 , 我哪还会有体力去搬货,  但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拒绝。   到店里我只负责坐在凳子上,  这帅哥呼呼呼一阵风似的就把我的货全部装在了车上 ,  而且还说自己特别喜欢锻炼,  不干活不流汗心里着急,  到家后依然一个人呼呼隆隆的让一车货又安全着地 。   这种活雷锋精神 一下子就把我镇住了,    乖乖的做了人家的舞伴。
      舞厅里再次遇到这傻女人 , 我以异常感动的口吻述说了故事的经过后 , 这傻女人不屑一顾的来一句:“  哈 , 就这也值得感动,  那你是没遇到过对你好的人!  以后叫你看看什么叫好人,  什么才值得感动。  于是 ,  她给我带来了不断的惊喜与惊奇, 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幕从此开始上演。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3 20: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随风来(五)

一天晚上这美女叫我去唱歌,到那觉得整个房间给人一种乌烟瘴气的感觉。但那都是她的朋友,一个个五大三粗高腔大调的,说话做事很随便。其中一个帅哥特别热情,想叫你做什么根本不需你同意直接扯着你胳膊拽走。无论我躲在哪里都会被他拽来拽去的失去自由。
    先说说她有心带给我的朋友们吧,其中一个叫雪儿的美女,个子很高,胖乎乎的,圆疙瘩瘩的脸上红云朵朵盛开,爱呵呵呵的畅笑,笑过之后总以一句瞅你那鳖型收尾。但她有一个胆小腼腆的儿子却是怯怯的望着众人。据说雪儿为了和朋友们在一起,带着儿子从很远的乡里打车过来的。
    再看看那个撅着屁股拿着话筒一直在吼的帅哥 ,他叫老狂,是他们中的老大,眉心中有块半月形的疤痕,话不多,只爱嗨嗨嗨的傻笑,除了对着话筒吼,展现给人的只有笑脸。但奇怪的是这群人都对他言听计从,他可以随意的吼任何一个人而那个人并不恼怒,反而哄他开心。
    这之中有个重量级的人物,雪儿的老乡,某大老板,大高个,因为谦逊不敢挺直腰杆,也照样给他们疯跟他们乱,但是并不粗野,稳重憨厚的外表掩饰着内心的精细明白。
    这里边有个异常张扬的活跃分子,他就是那个把我拽来拽去的人, 他个子不高,机智幽默,滑稽可爱。说话音调里带有男子汉特有的磁性,跟谁都特别近乎,爱乱爱起哄又特能活跃气氛。
    接下来,  故事的主角今晚貌似特别忙,忙得把我撂给这一群原始深林出来的土匪似的朋友中不见了她的踪影,  其实  都心知肚明她究竟在忙些什么。她偶尔会去房间溜达一下唱一首,然后宣布一下我在走私。
     还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她的闺蜜,她每说一句话或者每做一件事,那闺蜜都会毫不留情的揭她的短,这闺蜜是这群土匪中的大姐大,说话做事属于说一不二,理智胆大中带着一股母性的温暖。
     这一群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人物。
     这一群之外, 还有两个人 ,属于他们中的另类 ,一个就是我 , 一个就是主角的舞伴 。与他们比较而言,我俩属于文质彬彬之类了。 但我没想到 ,不久之后,还真的跟这群人融为一体了。
发表于 2014-12-24 12: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就是幸福的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9: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欲语 的帖子

辛苦了欲语妹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