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48|回复: 0

大漠 昆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8 06: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漠 昆虫》
               文/一粒光

谁能想到,在这茫茫的大漠中,竟有这样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无名无姓,卑微到了极至。
赤烈烈的沙子上,枯干或还未枯干的死骸四处可见。天空中,不时还有那么几只,不慌不忙,从从容容地飞着。在我的头顶,仿佛有一个一直存在于深秋的树冠。低头仰头之间,都是凄然飘落而下的叶子。可这里找不到一根枝梢,但我确信曾经有过树林。只是已把那莽莽苍苍,减少成,寥若星辰的荆棘丛了。而那条,水肥草美的泉流,业已瘦削为一道鞭痕。——赤裸于这大漠惨白的面容。
这昆虫,力单身轻,像一粒粒雪霜。没有鸣叫声,是把那叫声,紧锁于小小的体内了?还是凝于飞扑的翅翼?但它们有着,具有雪霜所不具有的血肉之躯,以及各种敏锐的感官。
虔诚的教徒!孤苦的僧侣!悲哀的小弥撒!这是我看到它们,不由自主想到的。如斯,我只能说它们是迈着基督的步履走来,在一种自然而又超然的氛围里,打一出生,就把自己钉死在了这,空灵寂寞之中了。是—种强大的存在,给它们留下五彩斑斓,而又难解难悟的圣伤。让人们撷作标本,连同一个贫瘠而有具有生机的世界,一并压在玻璃板下,苦苦的研究。
或若是漂泊无迹的灵魂在这里有了形体。仿佛《老人与海》中,那个老头,架着一叶孤帆,——架着挂满船舷的根根鱼骨。日辉中:鱼鳞,鱼肉,被它的同类一口口撕下,带满了海面。
这里,我不愿意对它们,冠以自我奉献的美誉和颇具牺牲精神的赞辞。
客观地说,这是一种最原始,最淳朴的生存意识。——不加矫饰的殉难之曲,占尽抚眉的生命之歌。这是一种自己与自己的苦苦争斗。天真击倒天真,执着摧残执着。谁是最后的赢家呢?!这块单调而又神奇的大沙漠,像是一个笑不露齿的魔术师,一个一个将这些小昆虫,从手心放飞,又把它们干干净净的收回来。这昆虫并没有失败,这种单纯的死之过程本就是一种胜利。看!它们背负着死亡,意无返顾地飞来,吮吸着从沙粒间挤榨出来的恩泽,也迎接,不尽的沙浪涌来的挑战,灭灭生生,一茬又一茬……
这是一种生生不尽的渴盼吗?!
也许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命题,但我至今没有找到问的是什么,更无法作出相应的回答。但我相信它每时每刻,都演易在这自然中,只是我没有看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