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017|回复: 10

[边缘心情] 我拿什么去流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26 18: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拿什么去流浪             口/瓶子
                 







   写这段心情时,竟然想起了小时候最爱听的一首歌,我没什么感情,却已满面泪水.........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离别的季节就真的来了,天气,象苏醒的孩子,让我读不懂脸上的倦意。三年的隐藏,是时候结束了。人常说,一个位置闲置的久了,会让心灵布满很多的病菌,最好的方式就是出去走走。外面的世界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有很多的无奈,但总以为,更多是精神上的精彩,人如不随时迎接挑战,怎么会在挣扎中数的清自己的伤痕?于是,我想要一个时时能知道自己的千疮百孔,也不要一个看似完好其实随时等等爆炸的躯体,当然,这躯体最重要的还有一秒一跳的心脏。


       很久没写点东西了,终归的原因是这三年的生活方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关于婚姻,家庭对很多人来说是一辈子的归宿。这东西就象上帝给你布置了两道作业,能合格完成的又有几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好像连完成的信念都在摇摆不定。不是累了,这短暂的时间还不足以让我轻易掏出这个字。那是什么?后来,我在朋友的交谈中得到了一点启示,那就是淼茫中我好像还有一件事还没完成,而这件事必须是要在外面如愿的。至于什么事情,还没一个完整的定义。就象朋友所说,它是一个没有常规的数字,等到一定时候它会跳出来,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很清晰的知道答案。也许,时间是最倒霉的障碍。


        血气方刚的岁月总想着满天下的流浪,一个地方一段记忆。社会的诡秘,依然如画的天景,雨天的车水马龙,焱烤的海边,很久以前那个等我的爱人。记忆中竟然只搜寻到一点残留的痕迹。新物也好,旧伤也罢,我不强求也不悼念。唯一的,只是出去看看,所以,我想应该只能做好两手准备。要么前面一道步伐,要么后面多点牵挂。


        婚后的岁月是疼老婆的日子。所以我学会很安静的买菜,和大婆大妈在菜市场偶尔讨价还价,做上几道可口的饭菜,有时候一杯酒和妻子谈谈家务琐事,我总是假装很惋惜的道白这样的生活与我在婚前大肆酒吧摇摆消费成了鲜明的对比。妻说可以啊,你努力赚上钱自己开一家啊,我跟着你摇摆,还免费。我拧了下大腿,疼。是的,生活本来就是疼与蜜交织的。这个天平只能靠自己去平衡。白天上上班,晚上回家看看电脑上的新闻,票子不怎么饱和,日子不怎么激情,三载过后,当我回头想一下的时候,我走。


        走,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可是,潇洒与自在将不覆成在。我的家庭,我用心植网的婚姻,象一道道的绳索绑捆着我。曾经的诚诺,今世的责任,在每个醒来的晨时,我茫然与脸,痛彻心肺。我不是一个好的男人,我不是一个好的爱人,对于家庭,请你什么时候对我一声轻轻的呼唤,我会回到你身边,我只是出去走走,真的有一个期限,我只要,一年半载。

        对不起,我的爱人。我真的想走。如果不头破血流,我不想再安然无恙。这样的岁月,妻敲着小指在我的肚皮画一个圈,说,你必须给我活着回来,我笑了。你不知道,我活着回来的时候,还要给你带来很多东西,有婚姻后的爱情,有爱情后的惊喜,有惊喜后的甜蜜,有甜蜜后的全部,你收的下吗?妻笑了,最后对着满屋的空间狂吼:收不下就下辈子。我却过后泪流满面。我真幸福。


       如果我是诗人,我一定感慨:这世界啊真TM 的混蛋,在很多人眼里,棺材可以是席梦思。床呢,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至于房子,那是很遥远的布置。我不是诗人,也不是作家,我只是用一个很平淡的心,想要,想要一个完整却很美丽的家。如果再小,但我心可以宽广,包挂我的爱人,但没有。所以,我又想到了流浪。虽然没一个固定的场所,但有些苦必须的面对,我唯一的归来,妻不知道,我想买下一栋房子,不要那么大,但一定我们活的很宽,一直到老。

      走之前,倒没有象以前大包小包的。一双奈克鞋,牛仔裤,妻前些时给我武装的韩版风衣,我自己很少戴的防风眼睛。没有行李,就那么的我叼着在这个小镇一直习惯的香烟上路了。没有人知道,我的脸上,除了不舍,还有这三年积攒的不微笑。冷冷的。




      有 人说,你去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我就知道,我走了,这个小镇过不了几天又回到了那个伤感的季节。这本是上帝千百年的计算。我们要做的,归来时,不是空空的行囊。安,我的爱人,我的朋友,请理解我的流浪,虽然,我不知道该拿什么去面对...........












                                                                         2013,9,26草


[ 本帖最后由 竹林星灿 于 2013-10-5 18:4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3-9-26 18: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扯蛋

[ 本帖最后由 逆流瓶 于 2013-9-26 19:06 编辑 ]
发表于 2013-9-29 15: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的文字,还有久违的人。
看到瓶子的文字,我也想起自己的三年之约。三年以前,总以为会改变很多东西,三年以后才明白,很多东西改变不了。三年以前,以为有些东西不会改变,三年以后才明白,有些东西很容易改变。
发表于 2013-10-2 21: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你们俩个都回来,都在,我感觉好幸福!
发表于 2013-10-5 18: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在哪里,看到熟悉的面孔都是真切,都是亲切。

所有的流浪总归于停止,而那个不怎么大的窝,只要有人在等待,就是幸福快乐。
发表于 2013-10-26 19: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愿流浪的路上一切安好!
发表于 2014-10-28 15: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什么都一样   只要有一颗勇敢的心   一切都无所谓
发表于 2015-1-30 13: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瓶子!来感受下你的流浪心情!
问好!
发表于 2015-8-3 0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可以安定。我特么才不想流浪,抱歉,粗口了,都是东莞这破城市害的。
发表于 2016-7-3 11: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心里酸涩酸涩。
好久没来,想念城市边缘的版主们,朋友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